兽性老公吻上瘾 03 贴在一起好暧昧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12-04 13:58 阅读:

 卫生间里潮湿的水蒸气中浸润着欧阳清用的沐浴乳的薄荷味。

 
        闻着属于那个陌生男人的味道,背靠着门的白迟迟紧咬着唇,心依然跳的厉害。
 
        就在刚才,她生平第一次跟男人那么接近。
 
        一回想到那种紧贴在一起的暧昧,他小麦色的健康肌肤,他刚硬的五官,他结实的肌肉……她禁不住的小鹿乱撞。
 
        哎呀,你撞什么撞嘛?他是同性恋,就算你脱光了,他也不会有什么感觉的。
 
        那么MAN的男人啊,把激情就献给男人了,有点浪费了资源。
 
        白迟迟收回念头,得赶紧穿好衣服遛了,不能影响救命恩人办正事。
 
        可怜的白裙子全被地上的水浸湿了,弄脏了。
 
        总不能裸着出去,弯腰捡起裙子,打开水龙头快速地搓了搓,使劲儿拧干水。
 
        裙子穿上身,湿哒哒的难受极了。
 
        把包也冲了冲水,才扭开洗手间的门,门口早没了欧阳清。
 
        人呢?她还没走,他们不会迫不及待的就那样了吧?不会的!那也太肆无忌惮了。
 
        鼓足勇气往床上看去,欧阳清侧坐在床上,两个男人离的很近很近,他的头挡住了小白脸的面孔,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欧阳清一个人。
 
        在接吻?
 
        啧啧啧,真是在挑战她的极限呀,她要晕了晕了。
 
        “那个……你们能不能暂停一下,我想郑重地表示一下感谢。”她清了清嗓子,对着床上正在“亲热”的两人说道。
 
        “不用谢,举手之劳,你走吧!”欧阳清转过头,有点不耐烦的样子。
 
        紧接着,在看到她的模样时,他抑制不住地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 
        她白色的裙子完全湿透了,半透明地紧贴在身上,鼓鼓的山巅若隐若现,随着呼吸剧烈地起伏。
 
        莫名其妙的女人,她到底是要干什么?
 
        这么穿跟没穿有什么区别?
 
        哦,有,唯一的区别就是比没穿更让男人亢  奋。
 
        好不容易淡定了的玉望,此时又不淡定了,忙转过身。
 
        “多谢了,那我走了。”不是她不感恩,实在是他的语气神态中都透着一股不耐,对她的打扰相当不满意啊。
 
        她的手刚摸到门柄,他雄浑中又带点沙哑的声音再次在背后响起。
 
        “等等!”
 
        “你就这么出去?”
 
        “啊……是你说不要我谢你的。我身上也没钱,你要不留下个电话给我,我有钱的时候……”
 
        “白痴!”欧阳清烦躁地打断她的话,谁跟她说道谢的事了?
 
        “啊?你怎么知道我叫白迟?”关系好一点儿的朋友都不叫她白迟迟,而是亲热地叫她白迟。
 
        欧阳清头疼的厉害,她要真叫白痴,这名字可算适合她了。
 
        懒得跟她绕这些,直接从床边的椅子上扯过自己的衬衫,下了床,几步走到她面前,往她身上一甩。
 
        “不想在大街上引来强奸犯,就把这个给穿上。”这回说的够明白了吧?她再白痴也应该能听懂了。
 
        啊,那个,同性恋的男人果然够细心,还超有爱心,不像秦雪松,那家伙太粗枝大叶了。
 
        感激涕零地看着欧阳清,她水样的眸子黑白分明,红艳艳的嘴唇自然嘟起,微张着,一副白痴的模样却莫名其妙地很性感,害的他喉头再次一紧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