兽性老公吻上瘾04 女人真啰嗦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12-04 13:59 阅读:

 白迟迟收回目光,把花格子衬衫套在裙子外面,拢了拢,这下真的安全多了。

 
        “多谢你了!我叫白迟迟,请问你叫什么名字?可不可以把手机号给我,我好还你衬衫。”
 
        “只是一件衬衫,女人真啰嗦。”不悦地皱了皱眉,又要下逐客令了。
 
        女人真啰嗦,知道你不喜欢女人,我也不想烦你,可不能白拿一件衬衫啊。
 
        “把手机号码告诉我吧,我一定要还的。”
 
        “还就给我拿回来!”欧阳清恶声恶气地说,眉头更皱的紧了。
 
        他怎么可能和陌生的女人互留什么联系方式,就算是文若不知道,他也要自律。
 
        说来奇怪,对文若都没有过太强的冲动,为什么这女人轻易就勾起了他深埋多年的玉望?
 
        烦躁极了,真恨不得把她顶到旁边的墙壁上狠狠揉躏折腾一番,纾解纾解自己的火热。
 
        她是陌生人,他要那么干,还不把她吓死。
 
        她还是走吧,他的样子都要揍人了,讨好似的弯起嘴角,她轻声开口:“如果以后有机会见面,我会报答你的。”语毕,白迟迟识在他的瞪视下闪身出门。
 
        “清!”
 
        “来了。”
 
        “她说她要报答你,不会是要以身相许吧?”
 
        白迟迟正好听到这句,还真酸,想必她引起小白脸吃醋了,对恩人很歉疚啊。
 
        不光对他歉疚,对秦雪松也歉疚,她是他的女朋友,却跟别的男人嘴唇贴上了嘴唇,还衣衫不整地抱在一起。
 
        雪松,你一定要原谅我,我是迫不得已的。而且他是同性恋,不能算男人吧?
 
        回去要跟他好好坦白,不,这件事不能让他知道,他要是知道她总被追杀,会不放心的。
 
        “这游戏你到底学不学?不学我走了。”欧阳清冲李秀贤不耐烦地吼了一句。
 
        这家伙估计是欲求不满了吧,刚才浴巾底下可是肿了消,消了又肿,李秀贤心里爆笑,脸上可不敢笑。
 
        “学学学。”
 
        欧阳清重新坐到床边,两个男人低着头继续认真研究起手机游戏,要是白迟迟看到了,一定又认为他们在“亲热”了。
 
        可惜她早就走远了,既没看见,也没听见。
 
        离开名仕大酒店,白迟迟左顾右盼,还好还好,那些小混混已经没了踪影。
 
        挤上公交车,一路站着,拖着疲乏的身子到家时,父母都不在,做好了的饭菜被菜罩扣着放在桌子上。
 
        她飞快脱了身上的白裙,换上一件红底绿碎花的裙子,把欧阳清那件衬衫挂好,顾不得吃饭就出了家门。
 
        地下道里黯然的灯光下,两个盲人并肩而坐,男人手中拉着二胡,女人轻声哼着歌相应和。
 
        悠扬的乐音配着婉转清越的歌声,美妙的音乐却倾诉着一种无奈和凄凉。
 
        来来往往的人们,有些投以同情的目光,更多的却是冷漠。
 
        这样的场面,总是让白迟迟心酸,即使已经看了二十年。
 
        “爸,妈,回家!不是说过了吗,以后家里有我,你们不要再来这里了。”
 
        她蹲下身,拿起地上装施舍钱的碗,里面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几个一元的硬币,还有一毛的。
 
        一个下午,他们只募得了几块钱的同情。
 
        她真没用,跑了一整天,就只有一家卖酒的公司答应让她试试。
 
        卖酒,是要到夜总会里推销的,鱼龙混杂的地方,才二十一岁的她真的有些胆怯。
 
        白迟迟,一定还有别的生存下去的办法,再想想办法。
 
        “迟儿,你先回去,爸爸妈妈在家里也是干坐着,在这里就是拉拉二胡,多少还能赚一点儿。”父亲呵呵笑着,好像拉二胡是一件休闲赚钱两不误的好差事。
 
        总是劝不动他们,是因为她的手臂还太柔软,不能帮他们撑起一片天空。
 
        她默默地弯身把铁碗又轻轻放回地上,再站起时,使劲儿挺了挺脊背。
 
        爸妈,放心,我会努力的,很快我们就都会好起来的。
 

赞助推荐